当前位置: 首页 > 购买女用催情药品 > 假药泛滥 业内人士自曝用品店内幕

假药泛滥 业内人士自曝用品店内幕


地图标题 / 2020-04-27

  粉多是仑,是强剂,一小瓶成本只要7元钱,而小店能卖到五六十元;、催情剂多是葡萄糖粉、面粉或是兴奋剂,成本才几毛钱,卖价高达20多元,对身体还不好。近日,有12年用品经销经历的马栋(化名)主动联系本报,谈起了圈子里的种种内幕。

  从1997年到现在,马栋一直从事用品经销,算是圈子里的湖了。对这个有些神秘的行业,他了如指掌。这个行业现在太不规范了,入行门槛低,各部门又多头监管,乱糟糟的。不说别的,你们去调查调查,至少有80%的小店在无证经营。马栋说。

  针对马栋透露的内幕,记者走访了昆明一些城中村。在任旗营村附近的路边,立着许多高约一米、宽约80厘米的灯箱,上面用品四个字在夜色中非常显眼。临街的一家店子不到10平方米,门口的卷帘门半遮半掩,柜台上零星地摆着几盒和器具,而柜台背后的墙上根本看不到任何证照。它旁边的店子规模虽然大点,但店里的墙上除了各种充气器具外,同样看不到任何证照。在走访了王旗营、白云路中段、双桥村等各城中村的12个经营用品的小店后,除了白云路中段一家店子有营业执照外,其余11个用品店均没挂营业执照。

  我们现在想做品牌,但那些小店由于不办证、用山寨版产品,价格上对我们的冲击太大。马栋说。

  在马栋的带领下,记者来到近华浦路和交菱路交叉口附近,这里有着我省最大的用品批发市场,几十家铺面临街而立,家家都从事用品批发。走进一家批发店,女老板正在打电线平方米的店子里,分成几大块,一边放着,一边堆着情趣用品,还有就是药剂了。

  在这几类商品中,药剂数量最多,其外表伪装技巧之高明,令人叹为观止。有的做成巧克力形状,精美的盒子上系着蝴蝶结。如果不是品名为催情巧克力,根本不知道这种巧克力其实是药,其说明书上写:能让人在吃下15分钟内情欲空前膨胀。还有的药被包装成口香糖的样子,粉色细条包上一层纸;有的则做成方糖形状;有的外表类似于速溶咖啡;最普通的就是小瓶里装些粉末或透明液体。尽管形态各异,但几乎所有的药都只有品名,如红蜘蛛、苍蝇水、粉等,外包装上却看不到具体的厂家名称、地址和联系电话,一张张暴露的图片占满了整个包装盒。偶有几个外包装上有文字的,却是一些不知名的文字,根本看不懂。

  在小店转了一圈,老板打完电话后,热情地上来推销。她打开了一个写着苍蝇水的小盒子,里面是12个装着透明液体的玻璃小瓶,瓶身上面无任何说明介绍。这个效果好,人喝下去10几分钟就有反应了。无色无味,倒进茶杯里一点也看不出来,你尽管放心。女老板说,这样一盒苍蝇水卖8元。盒子的外包装上还写着用途:每瓶为两次用量,主要用于治疗夫妻间性冷淡,严禁用于少女。当被问及如果有人拿这种药水去少女怎么办,女老板说:这个我们就管不了,我们只管卖药。

  在另外一家用品批发店,老板特别拿出一种巧克力说:这是刚从国外进口来的新货,口感好,效果也好,这个8颗装的才9元钱,你在店里至少可以卖十块。随后,老板又推销起传统的药剂,这些药剂每盒批发价都在10元以内,一盒多为6瓶装或12瓶装,折算下来,每一瓶的成本价仅为几毛钱,但在用品店里,这些药剂都是按小瓶卖,每瓶的价格从20元到近百元不等。而当问及这些三无产品来自何处时,老板们表示,他们不用出去进货,都是有人送货上门。

  随后,记者又走进春苑花鸟市场附近的一家用品批发店里,以要在地州上开店为由,请老板介绍几种好卖的产品。胖老板走到男用药剂区拿出一盒霸王鞭。盒子的说明介绍上写着,男性在服用一颗药丸后,能迅速增大增粗。老板介绍,男用药剂的效果比女用药剂的效果好很多。但胖老板推荐的这几种中,均无药准字批号。见记者质疑药效,老板又从柜台里拿出几盒万艾可(俗称伟哥),尽管每盒万艾可上均有药准字批号,属于处方药,一般只能在大药店或凭医生处方才能售卖,但在用品批发市场却能轻易买到。

  此外,另两种处方药米非司酮、米索前列醇也在用品批发市场上随处可见。一家批发店老板说:这两种药最好卖,单独吃时可以当紧急避孕药,两个一起吃就可以当堕胎药。虽然米非司酮的使用说明书上写着:必须有医生处方,并在医生监管下使用。但店老板仍信誓旦旦地保证,我们卖了这么长时间,还没听说过谁出事。

  在批发市场转了一圈后,记者买了不少产品。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,这些粉要么没任何效果,是用面粉或葡萄糖粉做的。有效果的话,就是仑,是一种强剂。还有这些,也就是兴奋剂了,对身体不好。马栋说,这些店主抓住消费者的心理,买情趣用品的都是有钱人,所以在喊价时他们会故意喊高价;其次,即使顾客发现买到假货,也不可能来找店主理论,一般人都怕别人知道自己在用用品。因此,目前,昆明用品市场混乱无序,缺乏规管理。

  昆明一家用品品牌店的负责人也说:这些药品吹得很神奇,但真正有用的很少,通常都是假药。比如说催情类的药物,有些是用葡萄糖和面粉做的,纯粹假药,而有些则是添加了兴奋剂,或者仑等强药品,有些则直接添加了,这些虽然有一定的效果,但却是违禁药品。他还透露,由于用品的特殊性,许多消费者购买商品后,即使发现存在质量问题,一般也很少有人进行投诉。也正因为如此,许多商家更是肆无忌惮地销售假药和违禁药品,致使整个行业的信誉度受到巨大伤害。

  在记者采访过程中,昆明用品市场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,发展初期,昆明用品市场相对于其他城市比较规范,还曾经历过一段黄金时期。然而10年以后,因为管理不规范,市场秩序混乱,昆明的用品陷入了困境。昆明的用品行业期待一次革新,但如何走,业内迄今仍然没有一个定论。

  据云南幸之助品牌连锁运营中心经理王必军介绍,昆明市的用品市场起步于1997年,比全国市场起步要晚。那时的用品店比较少,只有10多家,主要是消费者对用品还不太了解,难以接受,后来慢慢就多了,但这些店好多都是无证经营,因为没有一个明确的规定说用品店应该具备哪些证照才能经营。

  1997年昆明的用品市场尚处于培育阶段。王必军介绍,当时别说消费者接受不了,就连一些开店的老板也是遮遮掩掩,以前一些用品店的老板不好意思跟熟人说自己是做什么的,每当别人问起,都说自己是搞保健品的。除了市场狭小,用品刚进入昆明市场的时候,产品极为单一。每家店里就只摆着几样器,因为市场很小,进再多的货也卖不出去。

  王必军把2002年到2003年视为昆明用品市场的发展阶段。这两年,用品店发展到了30家左右。而2004年到2006年之间,由于信息高度开放,用品逐渐被消费者接受。此时,用品店如雨后春笋般在昆明大街上出现,短时间内便达到了200多家。王必军认为,用品店的迅速增加,对行业本身起到了一定的推动作用。在这个阶段,用品店里的货物品种达到了数百种之多。

  许多消费者也在这个阶段摆脱了长期的思想束缚,开始接受用品。有那么一段时间生意特别好做,我们称那段时期为昆明用品市场的黄金时期,后来却不行了。王必军说。

  王必军介绍,前些年,与其他地区相比,昆明的用品市场相对来说比较规范,但后来却逐渐进入混乱状态。昆明的用品市场后来之所以走了下坡路,与市场的无序发展有关。到处都是用品店,行业水品参差不齐,产品质量有高有低,监管部门多头管理,导致整个用品市场陷入恶性循环。马栋说。

  记者调查发现,昆明的普通用品店不需要很大的铺面,每个月的房租也就两三百元,再花200元做个灯箱,买点、药等,这些200元就能买一大堆,2000元就能开个店。加之用品店多是白天关门,晚上营业,又躲在城中村里,到工商、卫生、食品药品监督等部门去办证的程序比较复杂,几乎没多少店主愿意去办证。因此,许多用品店不仅销售伪劣产品,甚至私自销售一些国家明令禁止的违禁药品。

  用品除了用各种化的包装吸引顾客外,产品质量也参差不齐。目前昆明市各用品商店主要经营的是、润滑剂、壮阳类、情趣类、器具类5大块。由于属于国家计生用品,管理比较严格,一般情况下质量相对较为有保证。但器具类和壮阳、品的质量就难以保障了。很多器具类产品不但没有检验证明,有的一打开包装就会散发出很浓的胶皮味。王必军说。桔色用品连锁昆明总店负责人杨春光透露说,用品店一般只办了工商营业执照。大多数性保健用品一般都是七八个品种共享一个批准文号,明明是卫食字、卫消字和卫妆字产品,生产厂家却在包装上标着半个小时见效、增硬增粗等字样,靠打擦边球经营。如何突围? 用品行业被普遍认为是一个高利润行业。对此,杨春光有不同的看法:用品的市场规模目前尚未完全开发出来,就目前的市场规模而言,只有维持单件商品的高利润,才能抵消市场不足而带来的高成本。以桔色用品店为例,桔色每天能够卖出的商品数量极为有限,假如售价过低,便无法分摊店铺租金、人员工资等成本。

  王必军认为,云南属于落后地区,用品市场尚未完全被开发出来,目前市场规模应该在1亿元左右,而昆明的用品市场规模应该占全省的一半以上。目前昆明用品市场上共有220家经销商,按照5千万的市场规模计算,每家经销商每年的平均营业额应该在20多万。但实际情况却是,很多经销商的营业额并没有达到这个数字,很大一部分市场在无形当中消失了。杨春光认为正是用品行业的不规范经营导致市场的流失。很多潜在顾客对用品市场没有信心,这与用品市场现状有关,用品行业要想取得发展,必先进一步规范才行。杨春光说。但究竟该如何规范?杨春光沉思良久,终究也没有一个答案。

  用品行业似乎已经意识到了自身存在的问题。从去年开始,诸如桔色等一些高端品牌店出现在了昆明市场上。这些高端品牌店一出现便打出了产品高质量、价格统一的牌子,店面一改以往狭小、昏暗的面貌,不再躲藏在某个不显眼的小角落里,而是进行统一装修,招牌极为显眼。一场行业间的大洗牌似乎已蓄势待发。用品行业一定会发生一场变革,我们希望这一天早点到来。谈起用品行业的将来,杨春光信心十足。

  然而,事实却并未如杨春光所希望的那样在用品行业来个大洗牌,甚至主动掀起用品行业变革风暴的桔色等品牌店,自身也陷入举步维艰的困境当中。

  随着高端品牌店的出现,用品市场被分成了两块,一块是以桔色等品牌店为代表的高端市场,另一块则依然是低端的不规范市场。可以说正规的品牌店已经起到了一定的带动作用,但用品品牌店的市场份额却很小,大部分市场依然处于混乱状态。杨春光说。

  最明显的例子是,品牌店里引进的任何一种新产品,不出3天,一定可以在毫无质量保障的小用品店里出现。这些店里的产品几乎都是仿造的,售价仅是品牌店里的一半,质量肯定不如正规产品,有些器具类的产品用不到一个月就坏了,但还是有人去买,给我们品牌店造成了很大的冲击。杨春光说。

  杨春光介绍,购买仿造品的这部分消费者对价格比较敏感,但另一部分消费者却注重产品质量。到我这里来的都是些老顾客,有些住在春苑小区,一路走过来有好几个用品店,但他宁愿多走一两公里到我这里买,注重的就是质量。

相关文章
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