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购买女用催情药品 > “”随处可见深圳无良店主堂皇售卖禁药

“”随处可见深圳无良店主堂皇售卖禁药


地图标题 / 2020-04-27

  南方网讯不久前,深圳市发生了几起年轻女子因喝下带有“粉”的饮料而遭的恶性事件,一位读者也打来热线电话,反映在市内某些保健品商店里有这种“害人药”。记者为此对市内一些性保健品商店进行了暗访,发现一些国家明令禁止的“性药”竟然堂而皇之地公开出售。读者在电话中向记者反映,这个行业现在没有人管,乱得不行,价格离谱,产品的包装、价格、售后服务等等问题很多,可以说是处于一个失控的状态之中。

  据了解,“粉”、“液”之类的所谓女性催情专用品曾在我国港台地区和泰国、马来西亚等地颇为流行,并传入我国内地,但由于控制严格,尚没有造成泛滥之势,不过已经有一些不法之徒将黑手伸向这种“性药”,以售其奸。

  昨日下午,记者在八卦岭一家性保健用品商店里问店主有没有“粉”卖。店主从柜台一角拿出一盒名为“水×花”女性专用口服液,对记者说,这是女性催情专用口服液,很管用,比药效强多了,20分钟就见效,25元钱一小盒。记者注意到盒上注明有出品商:香港××保健有限公司。

  记者在几家性保健品商店里见到好几种此类物,店主极力推荐名为“豹×”的粉,称这是进口药,绝对正品,10元一小包,如要得多可以40元一大包,(有5小包)。但记者问吃药后人的神智是否还清醒时得到的回答是“不好说”。

  在一家性用品市场,记者刚走进去就被店老板缠上了。他介绍道:“就是,现在年轻人好时兴!”这些“××粉”、“××催性药”,“×××兴奋剂”等,有片状的,但多数是粉状的。

  老板介绍,这些药多数是从国外走私过来的,每包都在40元左右。买这些药的,多数是年轻小伙子,也有中年人、老头子。

  记者走访了数十个性用品商店,发现超过半数以上的店都在偷偷售卖。有店主更直言,不少北方过来的性用品批发商,开口问的就是有没有这些药。

  在一家比较隐蔽的性用品商店里,店老板向记者推荐一种名为“花×”的,其外包装上写着:本品为白色晶体状粉末,无色无味,可迅速溶于饮料酒类、水中而不易发觉,女士饮用后,能在数分钟内迅速见效。该药没有厂名、厂址,没有批准文号及生产日期。记者问及这种药很有可能引人犯罪时,老板称:“那可是自己的事了,我们可管不了。

  记者走进罗湖区和平路的一家性用品商店里,见到有人进店,一位女营业员立刻迎上来,非常热情地询问记者需要什么东西。“有没有男人用的那种药?”“有啊,这边都是,你来看看。”随着该小姐的介绍,记者看到,货柜上一大堆瓶瓶盒盒装着的药品五花八门。记者随便拿起一种药问道:“这个到底有没有效啊?”

  “绝对有效,无效退款。”该小姐说得斩钉截铁。记者随后拿起另一种药品,在外包装上怎么也找不到生产厂家、批准文号和有效日期。“有产品说明书吗?”记者问。“有!”该小姐说。可是打开包装盒后,怎么也找不到说明书。该小姐解释说,可能因为是刚上市的新药,“来不及印制说明书。不过您放心用,效果绝对不错!”。

  这种找不到生产厂家、批准文号和有效日期的药品,在短短的时间内记者在这家小小的店内至少发现了不下于10种。有的药品虽然也写着“锦州”或者“海南”等地生产,但就是找不到生产厂家。见到记者疑惑,售货小姐马上说“我们这儿都是进口货,日本的,美国的都有……”“进口产品质量行吗?”“质量没问题,如果不合适,你可以拿回来换呀!”。记者在那些性药包装盒上翻来覆去找了好久也没找到产地、厂家、使用说明,便问:“没说明书,怎么用?”营业员很坦然地说:“进口货当然没说明了,我教你!”

  在性用品商店,记者发现在陈列柜里,除了几款国际知名品牌安全套和几款日本产安全套外,其他安全套的包装都很露骨。有的外包装上是赤身的中国或者外国女人的画面,这些不着一丝的女性的姿势十分挑逗。记者向店主询问为什么安全套的包装这么“过分”?店主笑着说:“好卖呗!”店主告诉记者,安全套是分档次的,一般国产安全套价位不会太高,因为在高档安全套的市场被“杜蕾丝”和“杰士邦”这些世界名牌给垄断了。而在中低档市场上,安全套是几乎不做广告的,上百种安全套的存在使得消费者很难形成消费忠诚,于是厂家为了自己的销售量,只能通过在安全套的包装上下“功夫”。

  记者又接着问店主是不是包装越“过分”就卖得越好。店主停顿了一下,对记者说:“并不完全是这样的,要看买套的人了,有时候这种包装会让人害怕,不敢买。”但店主同时告诉记者,确实有些人对安全套缺乏必要的认识,在潜意识里将安全套和“”等同起来,认为包装越露骨效果就越好,其实这两者之间是毫无关系的。

  而在性保健用具的外包装上,这家店里的产品更加令人触目惊心。在健慰器柜台的最上方,一个比较大的男用健慰器的外包装令人感到恐怖。记者问店主这种包装是不是太“过分”了。店主笑笑说:“‘过分’才好卖啊”。

  记者在采访中听说了这样一件事情:某一中学女生被她一位用心不良的男同学邀请到家中去玩。这位男同学在给她喝的水中放了一种无色无味的物,这位女孩喝了以后,顿时心跳加快,面色潮红。若不是这个男生的家人及时回家,后果难以设想。

  一位知情人告诉记者,这个男生所使用的物是从街头的性保健用品店里买来的。他很愤怒地对记者表示:“这些店怎么能这么随便地就把这种药物卖给中学生?”

  在一家性用品商店里,记者走进去时,一位十四五岁模样的男生正在里面,向这位店主进行询问。记者在一旁冷眼观看这位店主的举动。这位中年妇女从柜台里拿出一种药:“这种药是无色无味的。”价格相当贵,一颗的价格要达到40元以上。

  在另一家性保健用品店里,记者遇上了几乎一模一样的“版本”。在这里也是一位中年妇女在“看守”店面,也是一位年纪相仿的少男在购买。只不过在这家店里,这位中年妇女介绍得更详细,拿出了许多详细为这位少男讲解,讲解的详细程度令记者大跌眼镜。(编辑:李美仪)

相关文章

推荐阅读